歼灭最后的贫困堡垒 写在卓信金控决胜脱贫攻坚战开年之际

综合资讯 2020-11-21195未知admin

  总关切脱贫事丨歼灭最后的贫困堡垒——写在决胜脱贫攻坚战开年之际

  (新华全媒头条·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主义思想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·总关切脱贫事·决胜贫困)

  歼灭最后的贫困堡垒——写在决胜脱贫攻坚战开年之际

  1月3日电题:歼灭最后的贫困堡垒——写在决胜脱贫攻坚战开年之际

  记者

  从之后的扶贫到党的以来的脱贫攻坚,一词之变的背后,是披荆斩棘一走来的历史跨越。

  从70年解决8亿多人温饱问题到攻克最后的贫困堡垒,包括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在内的所有贫困群众,将和全国共同迈进全面小康。

  “打赢脱贫攻坚战,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存在的绝对贫困问题,将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历史性地得到解决。”

  2020年,史书将翻开新的一页——世界将共同这项伟业胜利的荣光。

  往事越千年,换了

  山谷中的几声鸡鸣,了沉寂的小山村。一缕缕炊烟从家家户户灶袅袅升起。

  虽是冬天,山里却依然郁郁葱葱。十八洞村藏在武陵山脉的大山之中,是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山村。

  但这个村在中国减贫史上却又极不普通:2013年11月3日,习总在这里首次提出“精准扶贫”的重要思想。

  曾被习总叫“大姐”的村民石拔三还记得,习总到访她家时,黑黢黢的子里唯一电器是一盏5瓦的节能灯。

  面对陌生的客人,她问:“怎么称呼您?”习总亲切地说:“我是的勤务员。”握住石拔三的手,总询问她多大年纪,听说老人岁了,总说:“你是大姐。”

  如今,石拔三家有了电视机、电冰箱,还开了小卖部。堂屋墙上挂着习总和她坐在火塘边聊家常的照片。

  作为即将到来的2020年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的“小年夜分会场”之一,村里不少人家檐下挂满大红灯笼、中国结和金黄的玉米。乡村旅游、特色种养、苗绣、山泉水……过去几乎空白的村集体收入增加到50余万元。

  二是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水平明显提高。推动《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》。加强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,大力推进基层设施资源的共建共享,实现“一站式”服务。大力开展文化扶贫,按照“七个一”的标准,即每村一个文化活动广场、一个文化活动室、一个简易戏台、一个宣传栏、一套文化器材、一套器材、一套体育设施,完成“百县万村”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工程。实施贫困地区民族自治县、边境县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覆盖工程。

  村里有了钱,老百姓荷包也鼓了。2013年十八洞村人均纯收入只有1668元,2018年已达12128元。就在几天前,村民们又迎来一年一度的产业分红。

  分红现场苗鼓阵阵、鞭炮喧天。手里拿着社员股金证的村民在分红台前排起长队,领到钱的人们开心地点着分红款。

  石拔三领到3200元分红金后说道:“开心啊!生活好了,吃穿不愁了!”看到村里游客越来越多,她觉得作为十八洞人很自豪。

  首先要了解男主「夜」就不得不讲这个女孩“蕾哈尔”,这个女孩是男主进塔的理由“追到天涯海角也想和她在一起()”,然而很多弹幕评论都在讲这个女孩「蕾哈尔」是个坏女人,这是为啥呢?咱们先不深究,只能说这个女孩爱撒谎、爱恶作剧,这些男主都是知道的,不过呢是「蕾哈尔」把男主从一个黑窟窿里给挖了出来,这才让男主见到了光,也见到了一个漂亮女孩子,男主不心动才怪

  关于莫少平,圈内赫赫有名,1995年,他创立了以个人名字命名的“莫少平律师事务所”,而这也是当时司法部特批的6家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。据悉方宏进找到莫少平,时间正是澳卫副总温东明事发后。“我们是从去年开始合作的。2008年6月17日,隆尧县以合同为由,将温东明刑事,而温东明出来之后,方宏进就主动找到我帮忙,于是我们开始了的调查取证,此后(我)和方宏进也一直保持联系。”

  脱贫后的十八洞村村民,对小康生活充满信心和希望,在原先规划的产业基础上,又开始布局竹鼠养殖、中药材种植和蜜蜂养殖等。

  人们还自发组建起了文艺演出队,自发表演小合唱、诗朗诵等节目。村民施六金想把自家屋让出一部分来,给制作苗族手工银饰的匠人使用。他说:“我想让大家把苗族文化传承下去。”

  “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,我们就不能安之若素;只要群众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还没有变成现实,我们就要毫不懈怠团结带领群众一起奋斗。”

  风展红旗如画。习总的嘱托,在各地都结出累累硕果。刚刚过去的2019年,1000多万贫困群众实现脱贫,中国的减贫成绩为世界树立了典范。

  贵州黔西南州望谟县麻山镇牛场村,一个嵌在滇黔桂石漠化地区的穷村子。“土如珍珠、水贵如油、漫山遍野大石头”,就是牛场村的真实写照。

  “一家口挤在一栋老旧的木子里,太难了。”忆及过去,易地扶贫搬迁户游大林感慨万千。如今,他和家人住进楼,成为义龙新区木陇街道麻山社区的一户居民。这个社区是黔西南州第一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,1067户居民里,六成以上是布依族、苗族为主的少数民族。

  贵州的易地扶贫搬迁人口约占全国搬迁人口的六分之一。“十三五”期间贵州共实施易地扶贫搬迁万人。截至2019年底,这个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最多的省份已经全面完成任务。

  根据规划,“十三五”时期全国将对约10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,目前易地扶贫搬迁建设任务基本完成。

 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

  群山环绕的大湾村,绿油油的茶园生机勃勃。茂林修竹间,一座座徽派农家院错落有致。已是农闲时节,可村民依然闲不下来——管理茶园、迎接游客、建民宿、为特色小镇出谋划策……

  大湾村在有“红军摇篮”之称的安徽省金寨县,这是大别山里的一个扶贫攻坚重点县。2016年4月,习总来到村里考察调研,为大湾村指明了脱贫方向。旅游和茶叶成为两个支柱产业。2018年,大湾村整村出列,甩掉了“穷帽子”。

  进入腊月,村里年味浓郁起来。村民陈泽申家,腊猪腿、咸鱼等已经准备好。“当时总问我希望一年能收入多少。我说争取达到五六千元。到年底一算账,单养羊这一项就挣了1万多元。”

  闲不住的陈泽申种植药材、在茶厂打工、经营土特产、养羊,现在一年能挣3万多元。“3年前我就脱贫了。”越忙越的陈泽申说,“国家说脱贫不脱政策,但咱不能躺在好政策上睡懒觉,往后的日子要靠自己的双手。”

  摘掉穷帽子不是终点,而是新的起点。

  帽顶山瀑布群、马鬃岭、天堂寨、白水河……通过完善旅游基础设施,大湾村把周边景点起来,成立了大湾旅游有限,通过发展产业壮大集体经济,2019年村集体收入近80万元。

  “要做的事太多了,重点是打造茶旅融合的休闲小镇。”大湾村驻村第一余静雄心勃勃地说,“今年目标是村集体收入过百万元。未来要吸引更多的人才来发展创业。”

  “脱贫只是第一步,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。”2019年4月10日,习总给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群众回信,激励群众继续团结奋斗创造美好生活。

  贫困帽要靠自己的双手才摘得掉,穷根子要靠自己的努力才挖得掉。赵鸿新的好日子,伴随着他一天天的忙碌,已经到来了。虽是年底,以往农闲无事的他却忙得不可开交。除了打理日光温室和照看养殖暖棚里的羊羔,他还要负责管理村里的水库蓄水,确保开春不耽误农时。

  55岁的赵鸿新是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富民新村村民。为加快区产业培育,古浪县自2013年就成立了黄花滩生态后续产业专业合作社。

  胡中山是合作社的党委。“搬得出,要有产业才能稳得住。”胡中山认定后续产业发展必须是老百姓擅长的,于是带领村民盖养殖暖棚,打井修渠,搞起了牛羊养殖和蔬菜种植。

  如今,黄花滩建成了6808座日光温室,2.2万座养殖暖棚,羊养殖量达30万只。村里不少人家通过种菜养羊,年收入超过10万元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35-40岁,卓信金控是一个尴尬的年龄段,身体迅速开始衰老,似乎人生一切已成定局。曾经的贝达琳,也是一个不介意身材走形的事业型中年女性,她和很多30多岁的女性一样,没有真正把“自己”摆在第一位。

  “我们要万众一心加油干,越是艰险越向前,把短板补得再扎实一些,把基础打得再牢靠一些,打赢脱贫攻坚战,如期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、贫困县全部摘帽。”习总的话透出无穷力量。

  话语重千钧,行动更有力。回顾2019年,习总走访一个个贫困村,指挥脱贫攻坚这场硬仗。

  4月在重庆,习总殷殷嘱托“基本医保、大病保险、医疗救助是防止老百姓因病返贫的重要保障”。

  5月在江西,习总“各地区各部门要再加把劲,确保老区如期脱贫摘帽”。

  7月在,习总强调“产业兴旺,乡亲们收入才能稳定增长”。

  8月在甘肃,习总要求“把脱贫攻坚重心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”。

  9月在河南,习总语重心长“攻坚不能放松”。

  ……

  天地转,光阴迫。习在新年贺词中指出,2020年是脱贫攻战决胜之年。肯尼亚内罗毕大学教授埃瓦里斯图斯·伊兰度说,习的新年贺词充满信心和力量,表达了中国消除贫困的决心。

  冲锋!一鼓作气打赢深度贫困歼灭战

  高天滚滚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气吹。腊月里,驱车驶入闽宁镇,柏油面宽阔平整,农家小院整洁爽目。一座座车间、一栋栋温棚,随处可见火热的生产场景。卓信金控“上班”“下班”成了村民口中的高频词。

  马国宝家的脱贫退出告知书,一直被他揣在兜里。这张已经稍显皱巴的纸上,他的红和“永宁县闽宁镇福宁村村民委员会”的红很是显眼。

  马国宝家在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福宁村。几年前因为交通意外,他落下了残疾。2018年,马国宝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拿到保安证后被介绍到一家设施农业企业上班,妻子则在村头的一家葡萄酒企业工作,全家月工资收入3800元,5亩土地流转每年还有3000多元分红。

  “我就是村里墙上那句‘脱贫攻坚,不漏一户,不落一人’的受益者。”马国宝说,“要不是干部们不抛弃、不放弃,家里的光景肯定一年不如一年。”

  冬日阳光洒照下的闽宁镇,曾经被贫困重担压得喘不过气的人们,生活已经变了模样。20多年来,曾经的“干沙滩”闽宁村,在福建、扶贫对口协作的滋润下,由村变镇,逐步成为经济繁荣、百姓富裕的“滩”。

  每个贫困户的各不相同,但对未来过上好日子的是相同的。现在的马国宝想法更多了。他希望今年身体尽快恢复、能种上一座温棚挣更多的钱,还盼着读初三的孩子考上重点高中,通过教育改变命运。

  脱贫攻坚战最后的靶心,已瞄准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。2019年底,“三区三州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已减少到43万人,“两不愁障”突出问题基本解决。

  但是,脱贫攻坚越到最后时刻越要响鼓重锤。你听,那战鼓声声已响起,催人奋进正当时——

  “脱贫质量怎么样、小康成色如何,很大程度上要看明年‘三农’工作成效。要打赢脱贫攻坚战,不获全胜决不收兵”。2019年底,习总作出重要。

  这批外国留学生分别来自美国、墨西哥、巴基斯坦、蒙古、越南、尼日利亚等22个国家,怀揣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向往,他们走进马口窑楚匠工坊,详细体验陶瓷制作工艺。

  “已为贫困户买了370头牦牛,巩固脱贫不成问题!”四川省康定市呷巴乡俄达门巴村驻村第一井钟底气十足。

  “村里一日还有贫困户,我一日不离岗。”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汝集镇朱集村驻村第一刘双燕,话语间透着果毅。卓信金控

  曙光虽,挑战更艰巨。全国还有9个贫困人口超过10万人的省份、9个超过5万人的地市州、39个超过1万人的县,贫困发生率超过5%的县还有16个,虽然剩余贫困人口数量不多,但这些“硬骨头”的脱贫难度极大。

  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,今年将对脱贫攻坚开展常态化督导,对深度贫困地区挂牌督战,继续加快实施“三区三州”脱贫攻施方案,全面解决“两不愁障”问题,完成剩余贫困人口和贫困县的脱贫摘帽任务,确保打赢深度贫困歼灭战。同时,建立健全返贫监测预警和动态帮扶机制。

  “时间紧、任务重,没有任何退和弹性。”刘永富说,收官之战既要全面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,又要巩固脱贫防止返贫,还要研究谋划2020年后扶贫工作。

  军嘹亮,马蹄声急,红旗漫卷西风。

  向着最后的贫困堡垒,各地、各部门和都在集中力量攻坚克难,奋战在扶贫一线的广大干部对工作难度大的县和村进行挂牌督战,已经脱贫和即将脱贫的群众正以只争朝夕的面貌改变着自身命运。

  “中国彻底消除极端贫困的奇迹,将载入人类文明发展的史册。”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说。

  2020年已至,冲锋响起。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得到历史性地解决——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的、全体中国人的心愿,即将梦想成真!(记者董峻、侯雪静、王朋、施钱贵、张玉洁、王菲、何晨阳)

原文标题:歼灭最后的贫困堡垒 写在卓信金控决胜脱贫攻坚战开年之际 网址:http://www.jujiabang.cn/zonghezixun/2020/1121/966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笔走龙蛇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